穿越者的哲学三问 100万字

穿越者的哲学三问 作者:伏特加与奶茶 连载中

连载平台:欢乐书客 类型:异界幻想

作者简介:①写书不是为了取悦读者,而是为了自我愉悦。
②靠吞噬读者各种情绪而获得快感的怪人w
③浮夸的浪漫主义者,精分。
④虽然叫这个名字,但我现在既不喝酒也不喝奶茶。前者是因为肝不好,后者是因为在控制体重。
Ps:家里有七只猫(数量持续波动),我知道这事儿跟书没关系,但我就是想写w
谢谢。

开始阅读

简介:【这是一本奇幻小说,前三卷以主角海文第一视角来叙述,第四卷转为pov写法】

特点如下:

①趋近于真实的奇幻世界,包括地理水文、生物系统、历史、人文、风俗、宗教等方面。

②八位(暂时)魅力非凡的主角们带来了丰富多彩的剧情,你总能找到喜欢的那一个。

③该杀就杀,该上就上,不矫情不墨迹。

④剧情的低谷能有多低,高潮就能有多高,反之亦然。

⑤一日两更,喜剧收尾,建议阅读时保持良好心态,室内光线充足w

通常来讲,“凶魔”指的是一种破坏力极强、性情残暴的古代生物。这种生物长期出现在大陆文明的历史中,而且以海湾地一代最多。

原教旨主义的古神教派祭祀达拉卡夏研究认为:大约在一万年前,迈勒大陆上存在着一种名为炼魔的远古文明。该文明曾一度昌盛至极,后来因为宗教、哲学思想等原因自我毁灭了。有少量的炼魔人怀着各种各样的目的存活了下来,并在地下沉睡。经过上万年的黑暗侵蚀之后,这些远古人逐渐发疯、扭曲、变异,也就成了现在的凶魔。

本《凶魔图鉴》由凶魔调查会印刷出版。旨在让人们了解凶魔,认识凶魔,并掌握对付凶魔的正确方式。凶魔调查会在此保证,每一条报告都真实可信。如果你支持我们的工作的话,可以将赞助费寄往:鹰头城•大提琴街612号•异常事件研究协会•凶魔调查小组收。

谢谢您的支持。

——by首席调查官•杰瑞克斯

  • 血肉凶魔:

    编号:001

    类别:寄生虫类

    身高:成熟前约2厘米长,成熟后约2.5米

    体重:成熟前约200克,成熟后约300公斤。

    简介:血肉凶魔本质上是一种寄生虫。这种寄生虫会藏在被寄生者的脖子里,把口器插入食道和胃里,吸取人体营养,不断的进行自我繁殖。随着时间推移,它会将自身器官与宿主的器官逐步融为一体。当宿主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血肉凶魔的寄生虫会在瞬间发成变异,占据宿主的身体,将其变成一个将近3米高、极其强壮的傀儡巨人。

    这种傀儡巨人具备速度、力量和一定的智慧,据目击者海文•安卜赛德口述,血肉凶魔在变异之后,宿主的意识将会得到一定程度的保留。他猜测凶魔与宿主两个意识会在一个肉体上共存,但这种猜测并无确凿的证据。

    傀儡巨人的身体由没有皮肤的肌肉构成,粘膜组织会直接暴露在外。这种怪物是否会因而感到痛觉尚不得而知,但也有人推论血肉凶魔没有痛觉。

    血肉凶魔的血液有一定的腐蚀性和极高的温度,人体碰到了会被立刻烫伤,其腐蚀性足以融化皮甲。

    据狩魔猎人卡奥达的口述,血肉凶魔属于火神教派中的一种战争兵器。火神教的血肉战士身体中都存在这种寄生虫,当血肉战士生命走到尽头的时候,他们会转生为凶魔,继续进行不死不灭的战斗。

    稀有度:B

    危险性:★★

    破坏力:约等于四头发疯的公牛。

    对战策略:锋利的武器可以撕开其皮肉,但由于该凶魔皮肤厚度较高,并且血液具备高温和腐蚀性,因此不建议近身作战。正确的方式应该使用涂抹过圣油的箭矢射击其面部(两个都可以),在远距离将其击杀。

    目击者口述:

    “我看到拉威迪亚的身子在一瞬间扭曲、膨胀、爆炸……然后这个玩意儿就凭空出现了。它看上去就像个被扒了皮的大猩猩,但恐怕一群大猩猩也不是它的对手。”——熊山领主,海文•安卜赛德

    “很烫,它的血液非常的烫,比平时大人泡茶用的开水还烫……怎么说呢,就像是煮沸的硫酸……我不知道该怎么形容。我手臂的皮肤在一瞬间就变成了惨白,然后坏死掉了,感觉非常疼。”——领主护卫,法斯纳特

    去你妈的,爱谁谁!我是游侠,不是狩魔猎人!这种家伙还是交给专家去解决吧,这不是人类该面对的敌人。”——跑路(划掉)笑面游侠,斯派克

    调查会追加评论:

    “啊!邪恶的诱惑促使人的灵魂堕落,堕落的灵魂成了孕育恶魔的温床——谁能想到一只小小的虫子会变成这么可怕的怪物呢?唉。”by首席调查官——杰瑞克斯。

    “这个凶魔好丑啊,一点也不炫酷。”by首席调查官秘书——雪娜。

    “为什么要把这么丑的家伙印在第一页?没人会给一个屁眼长脸上的大猩猩邮赞助费!你们这群出书的人都是智障吗?”by副调查官——Mr.Kaka

  • 黑曜石凶魔:

    编号:002

    类别:无机构体生物

    身高:6米

    体重:3.7吨。

    简介:这种生物由黑曜石一般的光滑外骨骼构成,身上长着骨刺,棱角分明。它的身体上布满了高强度的腐蚀性黏液,该世界已知的金属中没有任何一种可以抵抗这种腐蚀,其效果远胜于血肉凶魔。

    参考“熊山攻城战”中的战例,人体接触酸液后的三秒内皮肤就会溃烂、发白、变黑乃至坏死;十秒内毒液就会开始腐蚀骨骼,一分钟内全身融化成流质。

    黑曜石凶魔的还具备极强的恢复能力,参考狩魔猎人卡奥达的口述,这种生物的外骨骼实际上就是凝固的毒液。黑曜石凶魔的毒腺在源源不断分泌毒液,这些毒液会立刻填补伤口,并且构成新的外骨骼。因此若想杀死黑曜石凶魔,就必须先毁掉它的毒腺。

    黑曜石凶魔的智慧程度还存疑,熊山学者汤德恩认为,该凶魔只具备爬行动物的思维,是再按照本能攻击人类。但狩魔猎人卡奥达则表示,任何凶魔都是由古代人类变异而来的,因此黑曜石凶魔也一定具备一定的智慧。

    稀有度:A

    危险性:★★★★

    破坏力:相当于一千个训练有素、配置装甲的叛军。

    对战策略:先摧毁背上的毒腺,从而停止它的自我恢复能力,然后用重武器将其身体物理粉碎。切勿让人员近距离接触;盔甲和一般的金属武器起不到效果,建议使用攻城器,例如床弩。

    目击者口述:

    “我看到一个士兵的脸沾到几滴毒液,很快他的皮肤就发胀、褶皱,就像是在洗澡时泡了很久的手指头那样。接着他半个脸皮都烂了,变成了血淋淋的骷髅,我受不了他惨叫的声音,于是给了他一个痛快的。”——熊山守备军司令,小熊布莱恩

    “它的甲壳十分硬,针对重骑兵的大锤也无法击破它的装甲,这种怪物需要有四个老练的猎人联手才能打败。说实话,这种买卖我一般都不接的。”——狩魔猎人,卡奥达

    “它源源不断的分泌毒液,这些毒液从哪里来呢?它吃什么?还有,它如何繁殖?它是如何防止自己被腐蚀的呢?真是个谜。”——熊山领主,海文•安卜赛德

    调查会追加评论:

    “啊!黑曜石的恶魔,从地狱而来的生物。究竟是经历了什么样的噩梦,那上古之人才会变成这种怪物呢?我无法想象也不敢想象,请上帝保佑,让我今夜能安心入眠。”by首席调查官——杰瑞克斯

    “这个厉害这个厉害!好大好亮好光滑!”by首席调查官秘书——雪娜

    “这种黑曜石能卖钱吗?如果黑曜石能卖钱的话,那这个无限产出黑曜石的凶魔不就成了一座取之不尽的金矿?”by副调查官——Mr.Kaka

  • 鲜血吊灯与泥浆巨人——克里巴虫复合体

    编号:003

    类型:子母复合体

    身高/直径:母体高两米,直径约五米;子体初始状态直径一米,变形状态身高

    体重:变量

    简介:鲜血吊灯和泥浆巨人,是为一种凶魔的两个组成部分。

    这种凶魔仅在卡里莫斯的虫后神庙出现过。它由两个部分构成,第一部分是天花板上的吊灯;第二部分是由吊灯生产出来的泥浆巨人——即母体和子体。

    母体是一个形似吊灯的有机组织。表面看上去,是一个由六块红宝石灯组成的复合吊灯,和一般的魔能驱动灯具并无不同。但实际上其内部生长着错综复杂的器官、血管、神经线和肌肉组织。现在并不知道是该生物寄生在红宝石吊灯上,还是吊灯结构属于生物身体的一部分。

    当母体受到伤害、或是得到某种指令时,吊灯就会裂开,向下面吐出一团直径约一米的泥状物质。这团物质即为凶魔的子体:泥浆巨人。

    子体会在极端的时间内膨胀变形,最终变成身高超过三米的泥浆巨人。

    泥浆的本质是大量聚集在一起的“克里巴虫”。这种小虫毫米大小,身体会分泌黏液,它们聚集在一起,就成了我们所见到的泥浆巨人;而吊灯母体的本质,就是“克里巴虫”的母巢。母巢通过分泌大量的克里巴虫达到自卫目的,按照目击者报告和狩魔猎人的情报,这种小虫不具备自我意识,它们完全服从母体的指令。

    母体会通过吊灯的灯光对小虫进行操控。这种灯光信号的原理现在还不得而知,但可以知道的是,这些小虫能完成许多复杂的命令。包括但不限于:组合、变形、重组、复原、分裂、移动、攻击、射击、特种动作等一系列指令。基本上人类躯体能做的动作,泥浆巨人都能做到。但一旦脱离了灯光的照射范围,克里巴虫会立刻进入休眠状态。

    泥人的身体可塑性极强,可以化作坚硬的岩石进行物理攻击,也可以变成柔软的泥浆让敌人无处下手,这种生物几乎免疫物理攻击。

    泥人可以分裂成多个小人,也可以射出泥浆炮弹进行攻击,“克里巴虫”沾到目标之后会侵蚀目标装甲、啃咬皮肤,它们也可以凝固成粘性极强的泥块,减缓敌人的移动。

    稀有度:S(仅在虫后神庙中出现目击)

    危险性:★★★

    破坏力:相当于一百个配备了弩手的士兵。

    对战策略:泥浆巨人几乎是不死的,切勿与其恋战,杀死吊灯上的母体是唯一的击杀途径。另外,母体的灯光范围有限,试着拉开距离,到灯光不能触及的地方与之交战。

    目击者口述:

    “泥人是当之无愧的角斗场守护者,刀剑和长矛对它完全无效,这简直就是作弊。”——角斗场之主,奈特薇

    “确实,砸了吊灯泥人就死了,可是在那种情况下,有谁会想到去砸一个吊灯呢?”——狩魔猎人,卡奥达

    “我看也就那么回事!”——角斗士,法斯纳特

    调查会追加评论:

    “啊!腐臭的烂泥已经足够骇人,但那华丽吊灯中的扭曲生物却更令人心惊胆战!试想被无数小虫吞噬的景象,那邪恶的魔鬼灌入你的口鼻,流进你的血管,吞噬你的灵魂……这种生物不该出现在世界上。”by首席调查官——杰瑞克斯

    “你别说那个灯还挺漂亮的。”by首席调查官秘书——雪娜

    “是挺漂亮的,但是咱买不起。”by副调查官——Mr.Kaka

  • 角斗场之主——奈特薇

    编号:A-001

    类别:半魔人

    身高:177cm

    体重:未知

    简介:妖艳的角斗场之主,虫后神庙内角斗场的主持人。她每天都在角斗场的高塔上面主持角斗赛,她享受着鲜血与杀戮,并且乐此不疲。

    她有妩媚的身姿和动听的嗓音,因此她是许多观众和角斗士的梦中情人。

    据目击者说,大多数时候,奈特薇的着装都是深红色长裙和红色高跟鞋,发型偶尔变化,这一套装束应该是她的工作装,也成了大众对于奈特薇最直接的印象。但在闲暇时间里,奈特薇会尝试各种各样的装束——比如各色裙装,不同款式的鞋子,各种奇特的首饰。她还经常会选择类似墨色唇彩和烟熏妆这种另类的打扮,她在梳妆打扮上显然有一套自己的原则。

    其中有许多目击者提到,奈特薇的私生活十分开放,她有十几个甚至几十个情人,每天晚上都在开“大红薯棒打奶油蛋糕的北方人式淫乱party”。但是凶魔调查会并未得到这些情人的目击报告,因此该报告真实性存疑。

    (后来凶魔调查会经过讨论之后,将此条报告定义为“目击者的意淫”。)

    奈特薇与虫后神庙的美少年法斯纳特之间存在大量绯闻,详情请见后面的采访部分。

    奈特薇在绝大多数时候表现的都和普通人没有区别,但也有极少数例外。在一次角斗场的战斗中,她亲自下场,并释放了凶魔之力。这次事件造成了十三人死亡,数十人受伤。目击者报告中说,奈特薇的衣裙化作了大团红雾,并且操控这些红雾来战斗、屠杀。

    调查会的学者分析认为,这种红雾是奈特薇身体的一个延伸。她能够在一定程度将自己的肉体气化,变成这种可控的红雾。这种红雾可以变化颜色、形状、形态并进行复杂的组合。

    (“如果红雾是躯体的延伸的话,那穿着“红雾衣服”的奈特薇不就相当于是一直是裸体吗?”by首席调查官•杰瑞克斯)

    根据对虫后神庙主人——卡里莫斯祭祀的采访,我们得知奈特薇是虫后神庙培养出的“凶魔战士”。与一般的凶魔不同,她拥有一定程度的理智,不具备普通凶魔的危险性。当我们还想继续采访的时候,卡里莫斯祭祀礼貌的谢绝了,并邀请我方调查员共进晚餐。

    (我方调查员接受了晚餐的邀请,并且Mr.Kaka喝到宿醉。然而这次晚餐对凶魔调查没有任何帮助。)

    稀有度:单一存在

    危险性:?

    破坏力:相当于一次小规模的山崩(暂时表现)

    对战策略:不要惹她!

    目击者报告:

    【本次目击者报告量多质低,介于这种情况,我们决定以个人采访的形式替代目击者报告。】

    采访记录如下:

    杰瑞克斯:你好,奈特薇小姐。

    奈特薇:(慵懒的坐在沙发上)你好,调查官先生。

    杰瑞克斯:十分感谢你愿意接受采访,我希望你能回答我们几个问题。

    奈特薇:(微笑)知无不言。

    Mr.Kaka:第一个问题,奈特薇小姐你结婚了吗?

    奈特薇:(保持微笑)我有这个打算。

    Mr.Kaka:那请允许我在凶魔图鉴上把你写成未婚。

    奈特薇:无所谓。

    杰瑞克斯:那我来问第二个问题。第二个问题,奈特薇小姐,你有中意的男人吗?如果没有的话,你喜欢什么类型的?

    奈特薇:(微妙的笑容)我已经有意中人了;类型的话,就是他那个类型。

    杰瑞克斯:果然和绯闻中的一样吗?你对那位——

    奈特薇:(打断了他的问题)这是我的私生活,我不想回答。

    杰瑞克斯:很抱歉,小姐。

    奈特薇:没关系。

    Mr.Kaka:那么第三个问题,奈特薇小姐,有传闻说你的前男友——

    奈特薇:(砸舌头)你们是来做图鉴的还是来给我征婚的?还有,我没有前男友,我根本就没谈过恋(捂嘴,然后懊恼的捂住了脸,说脏话)

    杰瑞克斯:最后一个问题,坊间传闻你私下生活糜烂,经常和举行“大红薯棒打奶油蛋糕”的——

    雪娜:(把杰瑞克斯的脑袋按在了桌子上)好了,采访到此结束,奈特薇小姐,谢谢您的配合。

    奈特薇:(一脸鄙夷)啊!也谢谢你们,狗仔队。

    专访补充:

    后续我们又对唯一和奈特薇进行过战斗的角斗士,蓝眼的法斯纳特进行了一次专访,但采访结果不尽人意。

    采访摘录如下:

    杰瑞克斯:法斯纳特,请问与角斗场之主一对一的战斗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法斯纳特:(面无表情)没什么特别的。

    Mr.Kaka:你如何评价奈特薇?

    法斯纳特:(露出困扰的表情)她就是个……性饥渴加露出癖的痴女,真的,真没什么好说的。

    杰瑞克斯:法斯纳特先生,关于你和奈特薇之间的绯闻,你有什么看法?

    法斯纳特:你把嚼舌根的人告诉我,我会拔了他舌头。

    Mr.Kaka:法斯纳特先生,想必你也知道,你在女性读者中具有很高的人气。现在你有个机会和她们说几句话,我会如实记录到这次的采访记录里。

    法斯纳特:(脸红)啊……我,我其实不喜欢别人的目光,我收到了许多情书,这令我十分困扰,而且……我……我已经有,有喜欢的……(突然暴怒)不!把之前的都给我删了!我是说,我要杀了这群母猴子!你,你不要再记录了,我说了把之前的删了!(举起了双刀)

    *采访中断。

    调查会追加评论:

    “啊!红雾下的美人,奈特薇……奈特薇什么都好,就是奶子太小。”by首席调查官——杰瑞克斯

    “不好意思,杰瑞克斯大人刚才您说什么?”by首席调查官秘书——雪娜

    “我们第一期就该做这个红雾裸女的,为什么要做那个屁眼长脸上的大猩猩?如果我们每期都做这种《桃色陷阱!美少年与暴露痴女的禁断之恋》,还愁卖不出去吗?”by副调查官——Mr.Kaka

第一章:关于穿越者的哲学三问

对于穿越者本身来说,“穿越”这个事情一点也不简单,而且是十分严肃。

海率文此刻就在思考这个问题。

今天大约是他穿越过来的第五天,这五天里他都没法接受现实,陌生的环境、陌生的记忆、陌生的面孔和语言。自穿越以后,他就告诉仆人说自己的病了,然后把自己锁在房间里整整五天。

前不久他还是一个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如今他却成了野马镇的法官。他接受不了这个现实。

此刻他站在镜子前打量自己——他的面容已经变的陌生了,他有三十岁左右,脸皮耷拉着,双唇一条黑缝般抿在一起,头上已经有些秃顶;他即使是笑,看上去也似哭一般难看。

他一边打量自己的穿着一边再次整理新的记忆。

在这个世界里我名叫海文·安卜赛德。我是个肮脏的法官,我和奸商同流合污,我和镇长狼狈为奸,我是男爵的狗腿子,我受百姓的唾骂却还以此为荣……

我穿着法官的黑色长衣和厚实的高腰套鞋,我领子高的能把脸藏起来,我就犹如契诃夫笔下那个套子里的人。

我不沾烟酒……哦,这个世界还没有香烟;但我喜好女色,贪淫无度,因此身子才这般空虚;从前的我就喜欢奸-污无辜的少女然后再判她不守妇道、勾引我与她通奸,之后把她吊死在那棵歪脖大树上。

我不是我。他一下子坐在床上,床铺吱呀作响。我不是这个人,我应是刚入社会的学生,我有家庭和女友,我学业有成工作顺利,我虽然有些愤世嫉俗,但却是个有原则的好人,我有自己的道德准则,我生前做的最后一件事情应该是状告我的上司贪污,然后我被他报复,于是我……

他不愿去回想自己是怎么死的。比起这个来说,有个更大的问题在困扰他: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要到哪里去?”

画家保罗·高更的哲学三问曾困扰无数人,如今海率文也位列其中。万幸他是死过一次的人了,经历过生死巨变的人承受能力会比一般人强。

这时候门响了,有个穿着性感的妇人垫着步子走进来,她坐在海率文旁边的床上,说:“大人,身体怎么样了?”

“还好。”他敷衍着。

“我看您气色是非常好了!”她说着坐在海文床上。妇人一脸媚笑,红唇如血,“您今天不想要吗?”她说着一只手顺着海率文的大腿往上摸。

“不。”

“真的不要吗?”她抚摸着海率文脸上的胡茬,然后吻他的下巴。

“离我远点,婊子。”他厌烦至极了,便寒声说,“不然我绞死你。”

那妇人顿时吓的面如死灰,当即告退。她急匆匆的往外跑,却被自己的裙子绊倒,一只高跟鞋掉在地上。她来不及捡那鞋子,就飞奔了出去。

海率文对她发火不是没原因的,因为海文·安卜赛德的记忆中有那女人的影子,那女人叫妮娜,她本是有夫之妇,但却为了勾搭法官大人,就害死了自己的丈夫。他绝不会和这种女人上床——他宁可去操山羊。

昏暗的房间重回宁静,他坐在这一片潮湿、腐臭的黑暗之中不禁思绪万千。这时候他发现床单上下部有一片干结的黄斑,于是他一脸厌恶的站了起来。

法官的生活不属于我。他看着门口那高跟鞋心想道,我改了名字,我变了容颜,但我依旧是我,我有我做事的原则。

又一个人敲门,海文喊他进来,那人推门而入。那是个贼眉鼠脸的痞子,他带着金链子和手环,穿着肮脏油腻的皮衣。那是他的管家,他最信任的的狗腿子,德莱尔•汉斯洛克。

“大人,一小时后审判开始。”

这个世界的历法、度量以及时间单位等等东西,都和海率文从前的那个世界一样。语言接近于英语,文字也是20个字母构成的表音文字。他不晓得这是巧合还是别的什么。

“什么审判?”他一时间想不起来。

那人一脸堆笑,说:“就是那个查尔斯老爷的案子,今天那女人要被死刑了。”

“为什么判死刑?”

那人愣了一下,说:“因为她在新婚之夜用邪术害死自己的丈夫。”

“哦。”海文脑子里的记忆一片混乱,他下意识的问道,“她叫什么?多大了?”

“她叫伊丝芮特,十六岁。”

“她丈夫是谁?多大了?”

“大人您糊涂了,怎么连查尔斯老爷都记不得了?”那人一脸诧异的看着他,“那可是咱们的摇钱树!您花的钱里头不少都是他给的啊。”

海文不理会那人的疑问,而是继续问:“回答另一个问题,查尔斯他多大了?”

“六十一。”

“十六岁的伊丝芮特为什么要嫁给六十一岁的老头?”

“这……”那人一脸难堪,“当然不是嫁的,她是……是……是查尔斯老爷买的,大人!”尽管屋里就他们两人,他最后还是压低声音说道。

我想起来是怎么回事了。“我想起来了,我记得我判处那姑娘死刑……刑法好像是……”他忽然冒出一头冷汗。他的眼前浮现起那张判决书,那上面有他亲笔写下的红色大字:腰斩。

“是腰斩。”那人喉咙里压着一阵笑声,咧着嘴说道,“把十六岁的姑娘扒光了砍成两半,那可有意思!大伙都等着看呢,法官大人,咱可得快点。”

是,那可真有意思,敢情斩的不是你?他心想道。

“走吧,我们去刑场。”他和那个猥琐的人说道。

他们走出那房间,来到街道上。一出门,就有一股恶臭扑面而来,然而这个身体并不感到十分的厌恶,想来是已经习惯了。

这看上去像个是简陋贫穷的中世纪小城镇。人们卫生概念极差,下水道系统简陋——甚至根本没有,清道夫也十分稀少,稍微将就点的有钱人会挖个厕所,然后定期雇人来清理;而一般人就是当街倒垃圾。在记忆中,城镇每两、三月才会进行一次大清扫,以避免生活垃圾成堆,阻碍通行。这地方道路泥泞,堆满垃圾,一旦下雨就是秽物四溢,屎尿横流。

街道不算宽阔,也就能容下两辆马车并行,两侧那石头茅草的房子看上去简陋像个无人看管的公厕,偶尔有几间尖顶的高大建筑耸立在阴霾之下,远远看去犹如阴森鬼宅。他眺望远方,看见刑场就在这街的尽头。他们往那边走,一路上遇到的不少破衣烂衫的百姓,海文发现人们要么不敢看他,要么就是恶狠狠的凝视着他,男女老少都是如此。看来法官大人的人缘不怎么好。

他们来到刑场,发现那里早就围了一些看热闹的人。杀人,这事儿对于生活寡淡的异界人来说,是一件十分珍贵、有趣、令人兴奋的、调动肾上腺素的、快乐甚至超过房事的娱乐活动。

怎么会有人不爱看死刑呢?尤其是杀年轻貌美的姑娘——海文脑海中忽然想起这句可怕至极的话语来,而且说这话的人,正是之前他自己。

他们穿越人群,来看死刑的人大声欢呼起来。他看见有个赤膊的男人在吹口哨,然后用手在下-体上做猥琐的动作;他看见有两个相貌尖酸的妇女在掩嘴窃笑,对着死刑台指指点点;

他看到有个得了麻风病的老人在朝着台上吐痰;他那看到了懵懂的孩童赤着双脚,跟着盲目的大叫。

他踩着血迹斑斑的台阶登上了刑场,他看到那赤身裸体的姑娘正躺在砧板上,朝他惨笑。

阅读正文

讨论区 (共369 条)

颜文字
0/1000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