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他作品:

使徒类行星,一位喜欢可爱女孩子的中二病作者。写这本书的初衷,大概就是抒发工作以后郁积不得发的中二之魂。

我想写出赏花、饮酒、樱树下嬉戏的幼女、风华绝代的美人、孜孜以求为了目标不顾一切的恶党、还有血腥而浪漫的世界。

  •   

    黑暗中,有人说话.

      

    “妈妈,这人怎么还不醒啊”

      

    “要不然还是送到医院吧,亲爱的”

      

    “我们把御中家神主弄成这样,怎么敢送到医院去啊。”

      

    “要不--我们跑路吧,老爸。”

      

    为什么要跑路,御中家又是什么,神主,神社的神官么。

      

    脑袋不舒服,有点痛,怎么回忆不起来以前的事?

      

    脑震荡了,不对啊,脑震荡应该不会是这种效果啊。

      

    我记得-------我记得

      

    “呀,他突然睁眼了,老爸”清脆的声音从眼前少女的口中传出。

      

    她看着眼前的廋弱少年突然睁开的眼睛,欢喜的对着旁边的中年男子喊道:“不用跑路了,真好,我还以为再也见不到我的同学了呢。”

      

    这姑娘,似乎有点傻。这是余中明醒来后的第一个念头。

      

    头好痛。他用手扶住额头,眼神游离不定。   

    我是谁,余中明,XX市人民医院神经内科医生?

      

    御中鸣,国家安全委下属公务员,清水神社権正阶正式神官,御中家的分家子?

    脑海里翻滚的记忆把他两世的人生交织在一起。

    余中明,御中鸣两个人的人生不断混合。

     

    呼——长舒了一口气,头痛的感觉渐渐减轻。

      

    余中明,不对或许应该叫御中鸣,毕竟曾经的余中明死于一场意外,而现在在使用的是御中鸣的身体。他费力的鼓起一个微笑:“三井大叔,不要担心,我只是刚才不小心打瞌睡,从树上跌了下来,又不是您开车不小心撞到的。”

    这个大叔按照记忆里似乎是附近村子里的一名居酒屋的老板,没想到自己在小路边的树上冥想的时候,他会开车从小路边过,而更想不到是他正好撞到了自己冥想时呆的树上。

      

    冥想?我为什么会在树上冥想?

      

    “万分抱歉,御中大人”中年男子一下扑倒在地,身为附近村庄的农民,他深刻的知道这个村庄里神主的重要性和权威性,如果因为自己的失误,导致对方出现了什么问题,那罪过就大了,自己怕不是要送到清水山上当人祭。

      

    “起来吧,起来吧,又没什么事。”御中鸣随口说着,拍拍身上的灰尘,打量着自己这个新的身体。虽然瘦弱但是明显久经锻炼的体魄,结识的肌肉。还有身体里仿佛星光一样不停跳动的灵力。咦,灵力。

      

    灵力?

      

    灵力是基础粒子进入微观阶段后出现的.....

      

    脑海中自然的出现了关于灵力的基本定义,就像本来就了解了一样。

      

    不对!我本来就了解,身为天命神官家族,日本七大退魔师家族之一御中家 的一员,虽然我只是分家子,但是关于灵力的教育还是深入骨髓的。

      

    他的嘴角稍微咧开了点,仿佛遇到什么愉快的事,片刻之后,那笑容逐渐扩大,他咧开嘴唇,整个身体都笑的有些颤抖起来。

      

    灵力,异常,异世界,超人类,有趣,不平凡。脑海中的词语不断刺激着他的神经,简直就象征着波澜壮阔的世界和人生。

      

    “真好!这个世界真好。”他不由得轻声低语,然后才注意到了正在土下座的中年夫妇,而且那个男人还在不断试图按住女儿脑袋让她低下头去。

    “哦,你们还在啊!”他不打算再和对方纠缠下去,抑制住自己的喜悦,尽量恢复了平静的口气。“不要紧的,三井大叔。你看,我身体还是没有问题的,这点小事还伤不到我。毕竟我也是清水神社的神主,御中家的一员。”

      

    “起来吧,大叔”他摆了摆手,不太在意那一家人到底还在不在地上,背对着他们,快步地走向自己印象中的神社地址,也是他现在应该居住和镇守的地方。

      

    记忆中神社的距离并不远。

      

    绕过这片树林,走入小道,不到5分钟,在小道的尽头,他就看到了自己的神社。

      

    繁茂的树木中央,耸立着一座并不巨大的鸟居,深红色的大柱漆木稍微有点斑驳,顶部的笠木已经腐朽了一半,一阵阵清脆的鸣叫在笠木那已经腐朽的一半传出,几只灵动的眼睛无辜地打量着四周。

      

    一群初生的云雀。

      

    御中鸣注视了几眼,随后踏着轻快的步伐迈入了其中。

      

    [进入新的地图,载入中]

      

    【载入完成,新地图--清水神社】

    系统?他对脑海中突然出现的声音惊讶了一下。

      

    那这样,十里坡剑神这个成就或许我能拿一下。

      

    先不理会系统,御中鸣走上台阶,一座稍微脏乱的庭院印入眼帘,毕竟上个主人已经离去三个月之久。

      

    庭院里耸立着一颗高大的御神木,大概2-3个人合抱才能围住,御神木的左边是偏殿,有点低矮,但意外的并不残破,进入里间,也没有太多的灰尘。地板上的一叠被子和2个大点的纸箱子就是御中鸣带来的全部资产了。

      

    走出偏殿,向右一点正对着台阶的就是正殿,他稍微回忆了一下来之前家族里的交代,似乎也没有说明供奉的是哪路神祗,这大概是可有可无的。

      

    偏殿右边是一排摆放保护符的地方,零零散散地挂着几个护符,观察了一下,也无非是些身体健康,家人幸福的寄予,就连世界和平这种稍微不普通点的都没有见到。

      

    游荡了一圈重新站在御神木地树荫下,普通两个字萦绕在御中鸣的心头。

      

    不过也对,十里坡剑神的话当然前面也期待着普通和无事打扰。

      

    回到偏殿里间,御中鸣把自己的财产打开,一封信,一套峨冠博带的神官服,一块印着清水的御币,还有雕刻着象征正式神官等级権正阶的徽章,两袋父母给准备的大米,还有一整箱的蔬菜。

      

    我就是在乡下啊,为什么还要给我带大米和蔬菜。

     

    他稍微有点无语的看着眼前的东西.

      

    不过看样子都是不错的吃食,有一段时间不用去村子里了。

      

    他打开信,认真阅读了下,去掉那些繁文缛节和有关督促/劝诫的话,大概总结了一些意思。

      

    就是说他身为清水神社的神主,可以雇佣两名正巫女和两名辅助巫女,辅助巫女只要报备一声,但是正巫女雇佣之后,一生都不能从神社离职,同时需要学习净和拔,必要要拥有灵感的人,在征得对方同意之后,再由大社负责提供。

      

    “拥有正巫女的神主才是真正的神之主。”

      

    “正巫女是神的代言人,也是我们一生的陪伴者。”

      

    “御币的交付必须慎重。”

    我记得大社的正阶神官可以拥有四名正巫女,而明阶甚至是八个。

      

    你们开后宫开的这么正式么?算了,也不是现在的我应该考虑的事。

      

    放下纸条,御中鸣不再想这些事.

      

    反正现在的我才17岁,又不是上一世34岁还是处男的舔狗,契约正巫女的事过几年再考虑又不晚。

      

    利落的摆放好东西,他端坐在榻榻米上,闭上眼睛,沉浸在意识里,开始正式研究自己的系统。

    好一阵子,他睁开双眼,脑海中的思绪不断。

      

    这个系统好像是他发生意外以前正在玩的挂机游戏,没有身体素质,没有加点,只有一个一个的技能。但是还残缺了不少东西,比如挂机游戏里最重要的挂经验和技能的地方消失了,只留下了三个功能。

      

    其中之一是地图,不过只有自己走过的地方才会被记录,有点用,但是用处也不算太大。

      

    第二个就是技能推演,当你的一个技能达到指定的等级的时候会出现一个推演按钮,推演出更高等级的技能和其分支的技能。

     

    第三个是练习空间,如果想的话,可以进入空间里进行训练和学习,时间比现实流逝的慢几倍,但是学习的只是经验,身体上是得不到锻炼的。

      

    御中鸣将注意力集中在自己身上,很快的脑海中一连串数据化的东西开始呈现。

      

    御中鸣(余中明)

      

      

    17岁

      

    持有技能:灵- 基础,器-基础,咒-基础,巫女契0/2.

      

    咒基础代表经验的条子满了大部分,灵基础和器基础 的经验条已经满了,后面出现两个推演按钮。

      

    毫不犹豫的按住了推演功能。

      

    那么,睡吧,今天好累。

      

    钻进铺好的被子中,御中鸣的意识逐渐地模糊。

      

    ....

      

    隐隐约约听到系 统的声音,

      

    [推演完成,获得技能灵器-基础]

    [距不可敌对非逻辑体蜕变时间.....未定]

    [时间记录完成]

    [欢迎来到....新的未来。]

    讨论区 (共142 条)

    颜文字
    0/1000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