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圣杯战争开始的旅途 红雀咸鱼/著

作品简介

人理烧却并不意味着一无所有,于绝境之中绽放的小小希望绝对能引发奇迹的光辉!

“这一次,无论是谁都要好好的活下来,牺牲是绝不容许的,你说是吧,罗曼?”

(FGO同人,谨以此篇献给迦勒底,完全不一样的高难度人理拯救之旅,请多多关照)

作品标签

战斗 治愈 高难特异点

红雀咸鱼,正确称呼是红雀,大家喜欢喊红小鸟,咸鱼只是当初的自嘲,不过现在想起来也是绝妙的形容词(笑)

来刺猬猫也有一段时间,不过一直以来都默默无闻,扑街扑的连萳兮都不认识了,不过即使如此也没有放弃,现在看起来也是一件好事吧。

因为看书喜欢看一些历史或者神话故事,家里储备了好几本这方面的书,所以不知不觉文风就有些歪了,看起来或许会有些奇怪。

而作为作者,希望自己未来写的东西也能愈发的被人接受,当然了,如果大家能从我的书里get到一些知识那就更好了。

感谢刺猬猫工作人员和萳兮姐姐一直以来的照顾,也希望我能写的东西能在你们的脑海中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在日后回想起来时还能回来翻一翻。

从者为女王梅芙,是在一无所有的情况下召唤出来的从者,因为生前的经历对于‘人类’抱有无比戏谑的态度。

御主真实身份是迦勒底的御主藤丸立香,但与原作轨迹不同的是,他本人在初次便被卷进了爆炸。

并没有拯救世界的愿望,对自己的定位认知非常清晰,会对未知感到恐惧,但身边人的存在是他持续走下去的信心。

虽然因为爆炸断了一只手,但不知道是不是因祸得福,迦勒底为其提供了多功能义肢。

并不是抑制力钦定的救世主,但他愿意为了能够继续在美好的世界生活尽力而为,而他相信身边人也会陪伴他走过这段旅程。

于第四卷契约了彷徨的荷兰幽灵船,获得了‘飞翔的荷兰人’的支持,在关键时刻能化身荷兰人号的船长加入战斗。

“我也曾经历绝望!正因为如此,我才更加珍惜我所拥有的一切。”

于法兰西第一特异点出现的大叔级别的神父,在被邪龙围攻时被路过的藤丸立香一行人救下,身边带着一名持枪的苦修,虽然那位苦修是从者,但本人身上却没有任何的灵基反应。

不是从者,也永远不会是从者,他为人一直和善自由,穿着神父的装束却从不祷告,手持牧羊杖却从不放羊。

他来到这个时期的法国有着自己独特的目的与意义……

“我生来是为了服侍人,以义的替代不义的。”

于太平洋第三特异点出现的小女孩,出现在一个已经没有人烟的小村庄中,为了让她不被那些爬上岸的深潜人鱼攻击而被带走。

没有正常人的三观,善恶对她来说没有任何意义,有的仅仅是个人的想法与喜好,在她苏醒之时,唤醒她的欺诈师向她阐述了某位人理拯救者的故事……

“我会……保护你。”

于伦敦第四特异点出现的从者,有灵基反应,有属于从者的一切能力,在知名度加成最高的状况下,她可谓英格兰这片土地上最强的从者。

出现原因不明,有着与泛人类史与众不同的记忆,从未爱过阿尔伯特,也放弃了去爱阿尔伯特,她所在意的仅仅是这大英帝国。

“既然上帝把我置于这个国家的王位上,我将尽力履行自己的职责,我曾年轻,曾在许多地方毫无经验,但这些不足早已被时间所弥补,而直到现在,我依旧可以肯定:几乎无人像我这样怀着为国为民的良好意愿和真切希望!!”

序幕:你好、平和的冬木生活

“叮铃铃”

“叮铃铃”

“吵死了,谁去把那个该死的闹钟关掉!”趴在柔软的床铺上,紧紧抱着被子不肯松手的粉发少女明显表露出了不耐的神色,但即使是如此,她那紧闭的眼眸却没有任何睁开的意思,仅仅是用她那宛如蜜酒一样甜美的声音发出了宛如女王一样的命令,但很可惜,在这个时间却没有人能听到她的‘命令’。

“啊啊啊啊!该死的!藤丸!藤丸!你在吗?!”然后,一直被闹铃影响着大脑的女王终于睁开了她那蜂蜜色的眼眸,不过其中流露出的却并不是甜美而是一抹暴躁,然后,宛如小女孩发脾气一样,她伸手抓起了床头柜上的闹钟直接向着房门砸去,然后很快的,这位尽职尽责的有着Kitty猫外表的闹钟先生付出了它长达三天的使用寿命。

“烦死了,睡个觉都不安稳……”抱着洁白的枕头,用手不断打理着自己额前的粉色刘海,少女就像是一只发脾气的小猫咪一样,然后,她也是不断唤着某个人的名字,“我说!藤丸!你人呢?!”

“我在,你有什么事么。”而吊儿郎当的叼着一根牙刷,手持一杯自来水的少年仅仅是眼神惺忪的望着她,然后,他那纯净的眼神丝毫没有在意到少女春光乍现的姿态,仅仅是注视着地上那个寿终正寝(物理)的闹钟,然后不由的,他心底产生了些许默哀的情绪。

“这已经是第115个了,不喜欢闹钟就不要买啊。”然后,带着无奈的语气,被称作藤丸的少年仅仅是如此开口,“我家啊,为了供我姐去英国读大学已经竭尽全力了,我平时还得勤工俭学,被你这么败下去,明天我非得去喝西北风不可。”

“烦死了、烦死了,谁让它这么烦嘛,和它可爱的外表一点都不符。”而后,仅仅是如此嘟囔着,女孩也是嘟着嘴,反正以她的性情,怎么都不会认为是自己错了就是了,这一点藤丸立香早有认知,所以聪明如他绝对不会在这方面做根本没有结果的斗争。

“您也是时候收收您的脾气了,这里不是康诺特,再说了爱尔兰的康诺特王国也已经消失了,这里仅仅是非常和平的冬木市。”他如此说着,话语中也充满着劝诫的意味,不过随即,话锋一转,他又跑到了其他的话题上,“说起来,我做了点早餐……”

“给我端进来,我洗漱完毕后会吃的。”

最后,揉了揉自己那惺忪的眼睛,被称作梅芙的少女仅仅是用命令式的口吻说着,仿佛丝毫不在意自己其实是寄住在他人家这一事实,而这样的生活,在这冬木市中其实已经持续了整整一年了。

…………

梅芙没有任何的身份以及背景,即使在没有身份证的日本,她也是一个彻彻底底的黑户,而她之所以会在这里出现,完全是因为一次意外。

藤丸立香并不是魔术师,或者换句话说,他们家并不是魔术师的那些世家,钻研魔术不过几代,而真正开始钻研魔术的其实是立香的姐姐,喜好平静生活的立香完全不想搀和这些劳什子事情,他只想安安静静的上学、打工然后安静养老,甚至他的生活规划里面连另一半都没有。

但就是抱着这样的希望的他在无意间打开了那跑去英国进修的老姐藤丸立花寄回来的信件时无意间启动了老姐以前画在家里的阵地,然后就这么凭空的将面前的这位康诺特女王召了出来。

然后,一无所知的他貌似就被卷进了名为圣杯战争的的仪式之中……

“其实,我对圣杯也没那么感兴趣啦。”就这样带着笑意,面前的这位女王陛下丝毫不介意自己御主的无知,仅仅是随意的掀开自己的白绒披肩的一角、大大方方的坐在藤丸家的沙发上,然后这位可爱的陛下就说出了这样的话。

结果,两个人的性格可以说是一拍即合,自称来自艾琳西方的康诺特王国的梅芙女王对现代的一切都充满着兴趣,而藤丸立香也不想去参与什么劳什子圣杯战争,所以两个人决定什么都不管继续在这里生活下去,然后在一年之后,传闻中伟大而残忍的梅芙陛下成功的从一名古代女王成了一名……死宅。

其实就这方面而言,即使是藤丸立香自己都觉得有些难以置信,也许是书上的一部分内容描述有误?

毕竟,梅芙女王一直都是残忍的代名词,特地查过这段资料以及爱尔兰当地诗歌的立香自然不会认为记载上会有疏漏,不过越深究脑子越痛,再加上有着一年相同生活的经历,他也就直接放过了这点,甚至,那个现在穿着t恤躺在沙发上玩游戏机的少女也成了他生活的一部分。

“那个,今天我可能会晚点回来。”然后,喝着早餐后的咖啡,立香仅仅是如此说道,而沙发上的少女只是挥了挥手,当然,这仅仅是下意识的动作,因为很快在意识到了立香在说什么之后,她从沙发上爬起来,然后用好奇的眼眸打量着少年。

“你要去学校?”

“现在还是放假,谁有空去学校……”

即使是一年了,但因为似乎把女王养成了死宅的缘故,所以梅芙一直都很少出门,对外界的资讯接收似乎也只是通过网络以及电视,所以一年过去了,哪怕藤丸的出行其实极有规律,但她一时间也没摸清楚寒暑假的具体时间。

“其实是老姐发了消息过来,说今天她老师和未婚妻的专机会抵达冬木市,让我去接接他们,顺便在冬木市充当一下向导。”

“你姐姐的老师,记得是魔术师吧?”

“是吧,我对这些不怎么了解。”

“诶……”

然后,也没将梅芙那意味深长的长叹放在心上,藤丸立香再给自己套上了外套后便匆匆出了门,留下的仅仅是梅芙的声音。

“多穿件衣服吧,现在天气挺冷的。”然后,准备关上门的立香不由一笑,不过在踏出公寓的时候,他陡然之间突然有那么一种恍惚的感觉。

仿佛要脱离了身体一样……

“我怎么了,明明都决定要过平静的生活,再也不去想那些事了。”

讨论区 (共100 条)

颜文字
0/1000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