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算世界末日也要玩碧蓝航线 作者:亲妹煮酒

书籍类型:游戏世界 舰娘 后宫

简介:我曾率领枪娘们穿梭于战场之上,左手孙洪雷,右手坍塌液。

我曾参加传说中的圣杯之战,带领吾王摘下圣杯。

我曾与女武神花前月下,崩坏次元。

我曾带领干员激战整合运动,扮演神秘而失智的doctor。

我当过勇者也当过指挥官,当过御主也当过清洁工,而这一次...

今天的我,依然是帅气逼人的碧蓝指挥官哒!

其他作品《从茗喵开始的碧蓝生活》《少女前线,建筑师的逆袭》

当初随手取的一个名字,亲妹煮酒,没想到一直在刺猬猫用了一年多了,有些人叫我亲妹,也有人叫我妹酒,最近听得习惯了,不打算换。

在刺猬猫写了一年多时间了,正式完本的有两本,一本是最开始的老书,当时9个月写了280w字,不算中间双开扑街的新书,然后第二本成绩实在太差所以早早完结了,只有76w字,最后到了这本,还是最喜欢的舰娘题材。

成绩目前算是一般,不过了解我的人大概都知道我的更新量,我给自己每天的任务量是1.2w字,虽然大多时候都会超过这个字数,这种更新量在刺猬猫算是比较良心的吧?有人或许会问你每天都能坚持?嘛,差不多吧,除非有事,不然每天都会写,毕竟作为一名全职写手我只能算是新人,所以也没奢望过一来就万订什么的,老老实实爆更才是王道。

感谢刺猬猫这个平台,这是我最喜欢的一个网文平台。也感谢萳兮,作为一名萌新作者让编辑操心真是受宠若惊了,很庆幸自己有这样一个编辑,祝她事业越走越顺。

希望未来的成绩越来越好吧,写出让自己满意,让读者喜欢的小说。

穿越系主角,对于碧蓝航线游戏有着执着的感情,性格比较佛系但也有自己的坚持, 他可以像小孩一样单纯,也能像大人一样成熟担当,其实他就是一个普普通通的种花家青年。

三观姑且算正,毕竟你不能要求一个正常青年在舰娘的世界里活得像个正人君子, 虽然他总强调自己不是萝莉控,实际上真不是。

对陌生的环境和事物会有本能的排斥感,也就是比较恋旧,还有一丁点精神洁癖,希望自己跟舰娘们的感情能水到渠成而不是利用‘设定’发展跑火车的情节。

最大的愿望是建造一个属于自己跟舰娘们共同的‘家’,共同的港区,向往平静而幸福的生活。

女配不是女主,人类指挥官,也是苏楚学院时期认识的朋友,外号壕无人性的土豪雨,性格单纯天生聪慧,活泼善良,高效执行力,勇敢果断类型。

说是壕无人性没有冤她,是少数让主角受到暴击伤害的存在,老爸是某某公司老板,学院股东,资产高达‘哔 ——’那么多,却是他们家混得最惨的一个。

天生乐观派,欧皇加氪帝属性,一度让主角怀疑她才是真正的‘主角’,少有几个交心的朋友之一。

通过某个神秘人的科研试验,以俾斯麦为实验对象‘意外’出现的舰娘,是俾斯麦心智内最强烈情感部分的具体化产物。

小小幼儿园,刚出生的时候懵懵懂懂甚至说话都说不清楚,一度开口叫主角‘粑粑’,差点让主角石乐志,后期总算是慢慢成长变得懂事起来,但依旧是个呆萌可爱的小家伙。

是继承俾斯麦战列舰能力的小女孩,但本身并没有成长起来,实力属于新手,具有强大潜力。

镇守府的小小大人,自称是因为‘迷路’被指挥官拐来的舰娘。

性子耿直喜欢逞强,喜欢装大人,但心思其实很单纯,遇到不擅长的事情就会变得慌张,喜欢缠着主角, 对主角依赖感很强,不过总是不经意说出‘打击’到主角的话,口头禅是‘吃我一炮’。

第1章 故事从这里开始了

“要不然,还是删游戏吧?”

苏楚盯着游戏屏幕,碧蓝航线,那是熟悉的界面,秘书舰是可爱的小齐柏林。

当然不是说在挂好感度,毕竟小齐柏林早就被他练到120级了,而且还在某个风雨交加的晚上将戒指送给了她。

所以好感度已经满了。

不是为了挂好感,但理由什么的早就忘记了,上次挂秘书舰是什么时候呢?完全不记得。

也许把小齐柏林挂上去的原因仅仅是在登陆游戏时看到她羞着脸大喊‘你突然消失去哪里了!吃我一炮!’。

又或者是‘...唔...唔唔...为什么你一直工作不理我!吃我一炮!’。

无论怎么说,小齐柏林都是那么可爱那么耿直,不是萝莉控的苏楚格外怜惜。

之所以突然心血来潮登陆游戏,一方面是手机存储不够用,想在删除之前上来看看,另外他现在正在为行测做准备,实在没有多余的心思玩游戏,算是见最后一面?

其实就算有时间,苏楚大概也不会经常玩。

从开服到现在也有三年了吧(平行世界),最开始玩的时候还是从大四开始,因为拖关系提前落实了一份比较稳定的工作,所以在室友们都忙碌于招聘的时候,他是最闲的那个。

大四的宿舍里,很少能再听到几人抱团打LOL的呐喊声,那些喊着‘上上上!这波我很强’的声音成了过去,见得最多的,挠首抓耳咬笔杆,除了论文以外,更多的心思放在未来的工作上。

苏楚一直以来都是个标准的宅,没有室友们组团,LOL没意思,但一个人玩也不会感到寂寞就是了。

每天可以看动漫,那是消磨时间的最好方法,一遍过去看两遍,心满意足之后,暂时有了审美疲劳的感觉,那就隔三差五回头把以前的老番都看一遍过去。

死宅的生活就是这么简单。

女朋友?没有的。

对了。

他开始玩这款游戏。

忘记了当初为什么下载碧蓝航线,也许只是单纯因为立绘好看,毕竟他不是军事迷,那些船他甚至都认不出几个,不过死宅玩游戏从来不看这个,死宅只要能舔就够了,死宅的钱真好赚。

一直到了现在,大四过去,在一家国企里混了一年,不知为何感觉有些迷茫,于是辞掉了这份工作。

原因?

说不上来,总觉得自己的风格跟别人有些不搭。

苏楚不是那种能说会道的人,对于陌生人时常保持一个相对远的距离,你无法要求一个死宅能有多么好的口才,毕竟就连面试的时候,他都因为紧张而进错了面试房间(这个是真的)。

对于陌生人,陌生话题,苏楚虽然不会过于惊慌,但也仅限于口头上的敷衍,往往他们说一句,自己接一句,然后就实在不懂该怎么往下说了。

该说些什么呢?自己对这些不太懂,会不会说错?会不会惹同事不开心?

尬聊的感觉实在不太好,不会说就尽量少说。

这是一个恶性循环,越是不说越是不会说,交际能力降低到冰点。

久而久之,没有共同语言维持的关系,开始变得疏远了。

就算见面也只是礼貌性的打招呼,脸上仿佛被戴了一层面具,这层面具让人感到难以呼吸,于是毅然选择了辞职。

颓废了一段时间,决定去考公务员。

不知道会不会又是一个错误的选择,这次他没有告诉任何人,只是随便在外面租了一个房间住下,开始为接下来的行测做准备。

至于游戏...

“果然还是删了吧。”苏楚重复这句话。

毕竟好久都不玩了,留在手机里也没意义。

可就是舍不得。

他打开船坞,一个个舰娘点开看了一遍。

婚舰不算多,也就是百来个左右。

工作赚的钱没地方用,大部分都用来氪金了。

皮肤倒是没买多少,毕竟苏楚是那种理智的氪金者,有多少能力做多少事,太过了反而会影响体验感。

好多都是120级。

收藏也是百分百,该捞的船都已经捞了,科研也都肝了出来,建造毕业,还差什么?

其实到后面几乎没有了肝游戏的动力,每天连日常都懒得做,甚至于距离上次登录游戏都过去了好长时间。

但即便这样,每天只是看着手机里的游戏程序在,就会莫名其妙觉得安心。

但,天下哪有不散的宴席?

就算不删掉,总有一天游戏公司也会停止这款游戏的运营吧?

结果终究还是一样的。

“删掉吧。”他不知道第几次这样说。

然后退出船坞,想了想,又点进了建造。

魔方还有一千多个,那是早就存下来的,好长时间不上,要不然更多。

邮件显示99+,除了月卡外不知道还有些什么,大多都是节日礼物,情人节礼物,维护送的东西,好久都没领过了。

物资和油也是满的,不知道要用来干嘛。

他看了一眼退役的选项。

心想要不然干脆融号算了?

决心重一点,让自己没有回头的机会?

没有必要吧...心里这样安慰,说不定到了新公司,同事们都玩这个呢。

虽然几乎没什么可能就是了。

还是没有选择融号。

他看了一眼建造池,这段时间没有活动,还是普通的三个池子。

点开特型池,开始建造,MAX,确定。

“要是能出一个金皮我就不删游戏。”苏楚自言自语说。

又觉得不太妥。

“要是出两个金皮我就不删游戏。”

这样总行了吧?不对,欧皇不能按常理来。

“要是出五个金皮我就不删游戏。”稳了。

苏楚深吸了一口气,选择了快捷建造。

第一个,金光?

手机震动一声,在苏楚诧异的目光下,一脸温柔的光辉出现在屏幕中。

“偶、偶然。”手一抖,点了下屏幕,接着第二个舰娘出现在屏幕内。

依旧是金光,手机震动。

这次是企业。

苏楚:“...”

继续点。

下一个是U81。

然后是伊19。

半人马。

茗。

翔鹤。

瑞鹤。

高雄。

欧根亲王。

苏楚倒吸一口凉气。

这是...

传说中的十连金皮?

原来真的存在?

“搞我的吧?”苏楚喉咙有些干涩。

他玩游戏这么久,最欧的一次也不过是十连三金皮而已。

五金皮就是欧皇的极限了,十金?怕不是后台直接给的。

他苦笑一声,抬头看了一眼电脑屏幕上还未完成的答题测试,叹了口气,选择了退出游戏。

“算了,下次,下次再删。”也许是上天注定。

他没有截图跑去游戏群里晒,毕竟这种事情有些匪夷所思,发出去说不定又会扯出一大堆其他话题来,他现在可不想成为被议论的中心点。

“都这么晚了...”看了看电脑右下角的时间,已经快到晚上12点了。

摇摇头,他将电脑关上,随后去卫生间洗漱。

换上睡衣上床。

关上灯,他瞪大眼睛盯着天花板。

“唉~就没有一边玩游戏一边赚钱的工作吗?”苏楚嘀咕一声,“所以说,为什么现实世界里没有舰娘呢?”

跟喜欢的人一起生活工作,也许就不会这么无聊了。

二次元的美好幻想停不下来。

“睡觉吧,说不定一觉醒来就会有漂亮的纸片老婆过来叫我起床了...我希望是贝法,她得穿上女仆装站在床边等我醒来,然后说一声‘主人贵安’这样的话,当然天狼星也可以,毕竟人均白毛控...不过如果是女仆,为什么不是小小女仆呢?小贝法好像也不错...还有企业,还有高雄,她们穿着围裙,已经做好早餐等我起来了,哦对了,还有俾斯麦,真想看一次她跟提子两人站在一起的样子啊...”

苏楚在做梦。

幻想自己会穿越到舰娘的世界里,跟那些让人心动的舰娘们一起生活。

毕竟,小说里不都是这么写的吗?身为主角穿越什么的。

不过他可不觉得自己会是什么主角,20多年的生活经历告诉他,幻想到最后从来都不会变成现实。

毕竟,苏楚每天都在幻想怎么把自己脑子里的钱转进银行账户里,可从来都没实现过。

幻想是不可能变成现实的。

他以为会是这样...

结果,不出所料,就是这样。

...

早晨从一片吵闹声中醒过来,阳光透过窗帘隙缝落在被子上,窗外街边传来热闹的吆喝声。苏楚睁开眼睛,映入眼帘的是熟悉的天花板。

回想起昨晚做过的梦,他洒然一笑。

梦境中,他出门旅游,坐船到一半的时候突然遭到不明炮击,客船沉没,海水吞噬他的身体,就在苏楚感觉自己快要失去意识的时候,他看到了一个模糊的身影。

模样已经不记得了,但女孩身上装载的舰装却令他无比熟悉。

“也该成熟一点了吧,舰娘什么的,怎么可能会有啊。”

虽然这么说,可依旧掩饰不了失落感,他坐起来伸了个懒腰。

然后愣住了。

恩?好像不是自己的房间。

这时,咚咚咚的响声从门外传来,片刻后推门的声音响起。

他顺着声音方向看过去,一个小姑娘推开房门走了过来。

银灰色长发有些凌乱的披在身上,发梢微卷,红色眼眸闪亮而迷人,黑色制服收紧,腰间束着白色腰带,下身是显眼的吊带黑丝和水晶鞋。

身材娇小,鼓着脸,脸色红扑扑,像是在生气,还有...感动?

小姑娘漂亮的大眼睛眼泪汪汪,泛着雾气,紧咬着嘴唇看着苏楚。

他张了张嘴,刚想说些什么,就被小姑娘怒气冲冲抢先了:“指挥官...呜呜...笨、笨蛋!!大笨蛋!你突然消失到哪里去了!吃我一炮!!”

苏楚东张西望。

指挥官?

是在叫我吗?

他看着房间四周,陌生的装修和家具,陌生的小姑娘,没有见过的奇怪打扮。

但下一刻,锯型鲨齿带着凶猛无比的气势展现出来,里面隐藏的舰炮瞄准了苏楚。

cosplay?从哪里冒出来的?

他沉思起来。

这个问题好像有点大了。

...

讨论区 (共84 条)

颜文字
0/1000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