书籍类型: 萝莉 校园 后宫

简介: 全刺猬猫开得最坦荡的后宫。

振金直男从不把妹,是妹子们选择了我!

但其实,这是一本讲述男主从零开始在灵气复苏的世界建立修仙版霍格沃茨的故事。男主要从零开始,发现关于灵气的一切,建立灵气科学,培养出学校的第一批教授。只是,教授们都是美少女而已。

这只是个巧合,真的只是个巧合。

作品标签: 学好数理化修仙没烦恼,广东渣男故事, 我们未能击穿胸部脂肪

大家好,我就是那个江湖上恶贯满盈的神巫六六,我的恶名从爱尔兰到契丹无人不知无人不晓。这本《无敌的我何须亲自动手》,其实是我十一年前的作品《口袋萝莉》的终极进化版,技法精进之后的我,终于可以随意的描绘这十一年来我一直在反复构思的这个现代超能力大战故事了。

真的是随意的描绘。

都说人在任意一件事上投入一万个小时,就会成为这个领域的最强王者。我经过十一年的锤炼,用在写作上的时间何止一万小时。

这十一年来的一切都没有白费,只要我们不停下来……抱歉,在DNA里刻了一些奇怪的东西。

总而言之,你们看就完事了,要是觉得不好看——说明我们不合适,房子是你的, 孩子我带走……就这样。

哦对了,我花了好多钱,请了日本插画大师,号称“极彩的魔术师”的藤原巨巨给我画海报,但是人家2020年五月才有档期。收藏本书到2020年五月,就能第一时间看到价值120万日元的海报哦。

其他作品:《问鼎森罗》

男主角的青梅竹马,SSS级超能力者,“魔法少女”,“高达”,“星之彩”,“木”学科首席教授,书院空战教官,统治重力的女王,“指尖跃光”,兰利的毁灭者,CIA之敌,影座之下第一席,纯白的骑士姬。

当男主以原本的身份“马沙”登场时,一同出现的她是精通木属性灵气操纵、深受学生信赖的教授,也是拥有丰富实战经验,消灭了无数超能力恐怖分子的历战勇士。

当男主以“影”组织头目“影博士”的身份登场的时候,一同出现的她是用轨道 使魔“星之彩”摧毁了CIA总部兰利大楼的影座之下第一席。

当男主以“义警”首脑的身份登 场的时候,一同出现的她是拯救了无数苍生的纯白骑士姬。

每一个身份都是真的。

男主的同学,团支书,臭味相投的损友。

S级超能力者,“寂静”,“铁甲威龙”,“无貌之神”,“水”学科首席教授,认知切割者,义警K头王,补刀爱好者,“镜花水月”,影座之下第二席。

当男主以原本的身份“马沙”登场时,一同出现的她是精通水属性灵气操控,深受学生爱戴的教授。

当男主以“影”组织头目“影博士”的身份登场的时候,一同出现的她是阻断认知,反侦察的行家,也是利用幻觉,制造恐慌的专家。

当男主以“义警”首脑的身份登场的时候,一同出现的她是负责在坏人接受审判之后执行处决的刽子手,补刀王,抢走了义警几乎所有的战果。

每一个身份都是真的。

世代管理菊理大社的菊理家的千金小姐,自家神社主神菊理命的巫女,以和亲为目的被送到男主身边。

SSS级超能力者,“抚子”,“武圣”,“笑面人”,练体科首席教授,教务主任 ,“众神眷恋的巫女”,航母粘合者,“冥土追魂”,“红线使”,影座之下第三席。

当男主以原本的身份“马沙”登场时,一同出现的她是巫女世家的大小姐,古流薙刀术免许皆传 ,深受学生“爱戴”的练体科教授,教务主任。

当男主以“影”组织头目“影博士”的身份登场的时候,一同出现的她是永远佩戴笑脸面具的带刀侍卫,能斩断航母却一个人都没伤到的强者。

当男主以“义警”首脑的身份登场的时候,一同出现的她是拥有超强肉搏战斗力,还能把断开的航母粘回去的超级维修者。

每一个身份都是真的。

法兰西贵族,来自蒙塔基,迷糊蛋,缺根筋,但是丰满。

SSS级超能力者,“话痨”,“唐僧”,“古神低语”,炼金科首席教授,“永远自习的好教授”,“不懂法语学个屁炼金”,“媚娃”,“好看的花瓶”,“笼中的金丝雀”,影座之下最末席。

无论男主以什么身份出场,她看起来好像都和男主没太大关系——除了是男主的情人之外。

然而实际上,她是全世界最强的生产系超能力者,酒神,擅长酿造有各种效果的美酒。

同时她还拥有极强的模因污染能力,擅长在任何情况下把事情变成一场狂欢派对。

她的真实身份与潜力,除了男主一系之外,无人知晓。

马沙刚到漫展场馆前面的广场,就看到拍照区里以坨为单位聚集的人群。


他想都不想就向最大的那一坨走去。


——被围在中央的,十有八九是住他对门的青梅竹马林千寻。


自从上高中到现在,马沙在漫展找林千寻,就是靠着这个方法实现“快速定位”,只有一次出错:那次漫展展方邀请了日本著名COSER伊织萌过来,终于盖过了自家青梅竹马的耀眼光芒。


想起那次,马沙就不由得感叹,伊织萌真可爱。


自家青梅竹马当然不差,但是再好看的女孩子,如果你隔三差五就会看到她穿着宽大得能当袍子的圆领T恤和男式大裤衩瘫在自家沙发上,手拿着手柄大喊“你丫的挡老子枪口了”,那你对她的印象基本就锁死在铁哥们上了。


马沙挤过扛着长枪短炮的摄影们组成的“外墙”,无视了所有白眼,径直走向在人群最中间的女孩。


后面有人喊:“你老母挡我镜头了!”


马沙回头比了个中指,然后对女孩说:“走吧。”


“你补习班下课真快。”女孩瞪大眼睛,然后从COS服的口袋里摸出手机,“才四点耶。”


“今天下午是补习班的数学摸底,我提前一小时交卷出来了。”马沙耸了耸肩。


“月考怎么不见你提前交卷?”


“月考要检查啊,为了保住我的专属座位,自然要小心一些。”马沙和林千寻读的实验中学月考座位是按照上一次月考的名次安排的,因为马沙一直是年级第一,所以每次月考他都会坐在高三一班教室前门第一个位置上。


一直以来,他都把这个当作自己的专属座位。


每次月考进入考场后,他都会煞有介事的看一眼后桌,说:“呀,这次是你啊,上次那谁哪儿去了?”


就因为这个,马沙把实验中学高三级前二十的人得罪了一多半,这帮人都想着有朝一日占领了马沙的“专属座位”之后嘲讽他“呀,上次那第一哪儿去了”。


剩下的没得罪的那一 小半嘛,都是女孩子。


实验中学和其他学校不一样,月考文理科不分卷子,学文科要做和理科一个难度的数学和大综合。


不分卷子所以排名也会一起排,结果就是年级前二十里,男的都是理科,女的都是文科。文科班和理科班连上课的楼层都不一样,可能是距离产生美感吧,女孩子们貌似对马沙的印象都还不错的样子。


其中貌似不包括自家的青梅竹马。


林千寻听了马沙的回答,没有任何表示,而是用快得都出残影了的“指法”,在手机上完成了一系列的输入,然后把手机往裙子上的暗兜里一塞,再把手掌使劲的马沙的书包上擦了擦。


“手汗多就带个手帕啊。”


“我有带纸巾啊,不过在包里。”

 

说完林千寻对包围自己的长枪短炮露出笑容,提高音量说:“不好意思,今天到此为止拉,我要回家去拉!”


马沙:“回我们的家。”


说完他就往旁边敏捷的跳开,躲过了林千寻的下盘攻击。


摄影们开始散去,有几个新面孔一脸拘谨的上来问千寻要微博ID——这些场景马沙都见怪不怪了。


接着一个新面孔拎着林千寻的包跑过来。


马沙:“你又换了个后勤?”


“还不是因为你每次都一副和我老夫老妻的样子,结果把人给赶跑了吗?多亏了你,本小姐连备胎都养不了!”


“我觉得你发言中透出的婊气才是最主要的原因吧?”


马沙再次敏捷的躲开了直奔下三路的攻击,虽然马沙给人不擅长运动的死宅印象,但是运动能力其实不差,只是大多数时候他更愿意宅着——他一直宣称生命在于静止来着。


躲开了青梅竹马的攻击,马沙笑着对新面孔后勤说:“你要换个角度来看待刚刚她的发言:你看,这发言不正好说明她还没有备胎嘛,你还是有机会的。”


“是……是吗?”后勤君看起来尴尬而腼腆。


马沙:“加把劲你就能当上备胎了。”


马沙很开心,因为他能听见心碎的声音。


“你这人性格真恶劣。”林千寻露出嫌弃的表情。


  

“你好意思说我?其实你是在利用我赶苍蝇不是吗?”


“我最起码不会当着人面说人家是苍蝇啊。”


“是啊,你把黑锅都甩给我了。”


“那啥,”后勤君一脸尴尬,“那个,我先走了,千寻,我……”


“谢谢啊。”林千寻笑眯眯的从后勤手中拿过包塞进马沙手里,然后对后勤君摆了摆手,“掰掰。”


于是后者只能悻悻的走掉了。


“如果我们是书中的角色,读者肯定讨厌你要胜过我。”马沙说。


林千寻上下打量了他一轮,哼了一声:“你自我感觉还真良好。如果有哪部小说的主角像你这样,肯定会因为你过于讨人厌而导致小说扑街的。”


“哈哈哈,说得也是,我这种性格的角色,要么是反派,要么是用来堆人气的帅气男二号,会在合适的时间点断后死掉的那种。主角一定要朴实无华,这样才方便读者带入啊。你看日本的动漫,主角就算之后开挂开得再大再龙傲天,刚开篇的时候他一定会被设定成普通人,甚至还有点丧。这是因为他们的目标读者群,都是平成废物啊!”


“是是,知道你喜欢死亡笔记了。但是死亡笔记也是平成时代的作品啊,小天才马沙同学,你要如何解释死亡笔记的大火呢?夜神月可是高智商学霸加警视厅高官官二代的人设哦,平成废物理应带入不了吧?”


“因为死亡笔记是智斗题材,精心设计的智斗构成了作品最核心的竞争力,让这部作品对读者代入感的需求被降到了最低。而像你现在COS的这部魔法少女题材作品,主角就是平凡少女了不是吗?但是从单纯的画面表现来看,女主明明是所有角色里颜值的巅峰,结果还是被设定成了‘不起眼的平凡女孩’,这分明就是作者和编辑合谋设下的陷阱啊。”


林千寻抬头看看天,说:“你说得好像也有道理啊,女主那么可爱,根本不可能平凡得起来,像照桥心美那样被众星捧月的对待才是正常的展开呢。”


“照桥心美又是谁?”马沙疑惑的问,“新出的魔法少女动画里的角色?”


就这样,“老夫老妻”的两人一边闲扯,一边出了漫展场馆的正门。


“你不换衣服吗?”在进地铁站前,马沙疑惑的问。


“今天又不是会卖肉的装扮。”林千寻两手张开,“看,包得那么严实,搭地铁完全没问题啦。”


林千寻说着,掏出羊城通,刷卡过了地铁的检票机。


“可是,可能会有小朋友指着你说‘妈妈快看是小魔仙’。”马沙一边过检票机一边说。


林千寻果断又踹向马沙的小腿,然而又被早有准备的他躲开了。


“你也差不多该从魔法少女毕业了吧,”躲过攻击的马沙换了副语重心长的口吻,“小时候你就总是要代表月亮惩罚我,后来又要我陪你收集库洛牌,再后来拿水龙头喷我大喊星光破裂,你还真是玩不腻啊。”


“啊,最近有个新的魔法少女动画,魔法少女们都会用枪来战斗哦,把你珍藏的锦明八代借我。”


“不借!你知道我攒了多少天的早餐钱才买到这把锦明八代水弹枪吗?而且我这把是改了很多东西的,全套加起来要一千多呢。”


“那不就是一套C服的钱嘛。借我啦……”


“不借!除非你和我滚床单。”


“去死!”


话音刚落,巨响突然冲击着马沙的鼓膜,他下意识的抬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猛然发现地铁的金属天花板崩落下来,露出隐藏在铁皮盖子下面的管线,而藏在管线后面的水泥面板上有清晰可见的龟裂。


紧接着马沙才发现,自己正扑向千寻,打算用自己的身体挡住落下的天花板挡板。


然而下一刻,崩落的挡板静止在了空中——不对,看起来那更像是突然进入了失重状态,在空中漂浮着。


巨响再次从地面上传来,粗大的管线应声断裂,原本的龟裂也转瞬间变成了清晰可见的断层,马沙头顶的这块天花板整个都错位了,看起来马上就要砸下来。


破裂的管线中,不知道什么气体正滋滋的往外喷。


有日光灯管从天花板上掉落,落到一半也进入失重悬浮的状态。


没有了灯管的灯架破裂开来,暴露出的电线噼里啪啦的闪着火花。


——什么鬼?


马沙感觉自己的脑筋都打结了。


——这巨响怎么回事?失重现象又是怎么回事?


说时迟那时快,第三声巨响传来,已经错位的水泥天花板在地动山摇的巨响中终于崩落,不知道有多少吨重的巨石劈头盖脸的向马沙砸下来。


下一刻,马沙看见林千寻,他的青梅竹马那苗条婀娜的身影挡在坠落的巨石跟前。


她手上那带着小翅膀的道具魔杖散发着光芒。


魔杖上的LED可是马沙帮忙搞定的,他可不记得自己给魔杖装了这么七彩绚烂、亮度这么高的LED——因为没钱。


转瞬间,巨石、连同之前掉落的铁板和灯管,被一股巨大的力量一股脑的向上推起,紧接着蓝天就出现在马沙仰望的视野中。


带着难闻味道的水从破裂的下水道中涌出,哗啦啦的落进地铁站内,但是所有的水都被莫名的力量挡开,一滴都没有落到马沙周围。


林千寻站在滴水不沾的圆形地面的正中间,回过头来看着马沙。


某人的声音透过刚刚出现的直通地表的大洞传来:“哦,果然除了我之外还有人觉醒了。”


然而林千寻理都没理那声音,她看着马沙,脸上露出透着无奈和寂寞的笑容。


“阿傻。”


她已经很久没有用这两个词来称呼马沙了。


“其实我,真的是魔法少女啊。”


**


林千寻把被打残的新觉醒者移交给善后人员,随后向刚刚赶到现场的中山装打扮的男性敬礼。


“‘魔法少女’于本日1620时偶然遭遇突发觉醒体917,处置完毕。”


“你这个代号,和你的服装还真是相得益彰呢。”中山装男摇了摇头,严肃的脸上透着无奈,“年轻人的喜好,我是越来越无法理解了。那边一直往这边看的一般民众,就是你那个发小吧?”


林千寻回头看了眼,果然看见被聚集在一起的普通群众中,马沙正他探头探脑。


“嗯,是他。处长你应该早就看过他的资料吧?”


世界政府大中华区粤州省粤州市非常规自然灾害预防防治办事处处长,这是中山装男的身份,当然,按照世界政府主席国之一的我国的惯例,一套班子两块牌,中山装男同时还是非常规自然灾害善后处理办公室的主任。


不过,这两个头衔,一般人都完全不能接触到。


50年前,根据易经和死海文书,人类得到了灵气复苏即将开始的预言,五常联合组成了强而有力的世界政府,统一调动力量来应对这一人类史上最大的变革。


而非常规自然灾害预防防治办事处和非常规自然灾害善后处理办公室便是这个国家组建的应对机构。


这一次的事情,不过是机构这十年来处理的无数次突发事件中的一件罢了。并没有什么值得特别关注的地方。


林千寻看着青梅竹马,心中有些寂寞。


记忆消除技术早就被普遍应用,马上他就会忘记这一切吧。


也不是没想过“如果他也觉醒就好了”,但是比起在不为人知的地方和各种因为觉醒了强大力量而肆无忌惮的释放自己欲望的渣滓战斗,还是那个“日常”的世界比较幸福。


当然,林千寻知道,自己期望的并不仅仅是这样。


在“日常”的世界里,和马沙的拌嘴和打闹,早已成为深陷非日常的自己最珍贵的宝物。


想让这样的日常永远维持下去。


永远,永远。


少女看着善后处理组的人把目击了事件的群众聚集到一起。


接下来红光会消去他们脑海中关于此事的所有记忆。


她对着马沙轻轻挥手,默念着:“掰掰。”

讨论区 (共254 条)

颜文字
0/1000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