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圈养了玩家》 作者:不是浪迹

简介:他们是卑鄙的异乡人,是开无双的袖剑刺客,是犹豫就会败北的忍者,是故事的缔造者,也是故事的落幕者。

他们可以重复一件无聊的事几百次,只为获得一个小小的成就。

他们可以沙雕到令人瞠目结舌,也可以认真正经地去研究大量数据。

他们愿意牺牲自己的金钱和精力,去拯救那些根本不存在,也不会留下的人。

时而伟大,时而残忍,捉摸不透,不可思议。

他们,就是玩家。

然后,他们遇到了一生之敌——狗策划。

作品类型:异世 网游

其他作品《我,造物主》

不是浪迹,刺猬猫普通作者,喜欢黄金精神,擅长脑洞向作品,写书不是很厉害,但却是最会写上架感言的作者之一。

感谢糖水姐姐和BOSS一直以来的支持和鼓励,虽然现在的能力还不足,但希望有朝一日创造出任谁都觉得好的原创作品。

  • 游戏策划,炼金术士,领主。通过白银召唤出被称作“第四天灾”的玩家们保卫自己的领地,用各种各样的骚操作剥削玩家,折磨兽人、恶魔等异界原住民。

  • 第一女仆,她是让陈烨觉醒的原动力,曾经被陈烨所拯救,也拯救了陈烨,两个人的关系早已经超越了许多,不过艾丽莎的身份似乎没那么简单。

  • 来自起源文明的起源人,经常以石头蛋的外貌示人,平时承担着服务器和程序员的工作,虽然是陈烨的老板,但同时也被疯狂的陈烨狠狠压榨。

  • 帝国的皇女,她的父亲是大皇子,希望消灭魔法的神选之人。天生就拥有魔法天赋的夏绿蒂陷入迷茫,直到有一天,她遇到了图谋不轨的陈烨。

    第一章 第二次死亡

    十月,秋末,傍晚。

      

    今日无事。

      

    淡紫色贵族服饰,天蓝色瞳孔的青年男人,神色平静地站在外堡的城墙上,居高临下地俯视自己的领地。

      

    贫瘠的领地,稀少的人口,完全看不见希望的帝国北境。

      

    男人叹了口气,脸上露出微妙的笑容。

      

    “这还真是一个鬼地方,呵。”

      

    “大人,天色已晚,为您的身体着想,应该回去了。”女仆在一旁递上皮衣,男人点头伸手接过,转身离开外堡。

      

    “去书房吧。”

      

    陈烨咳嗽了一声,在士兵的问候声中走进城堡。

      

    他其实并非是这个世界的原住民,而是从地球而来的穿越者。

      

    曾经的他是一名游戏策划,主要工作是背锅。

      

    作为资深游戏玩家,他其实很明白玩家们想要什么,也想过设计一个好游戏,但他的老板想要的只有钱,更多的钱,逼迫他不得不出一些骗氪的活动和道具,然后在千夫所指中获得更多奖金和......更大量的加班。

      

    游戏策划的工作量永远很大,九九六更是业界的一种常态。终于在新年归家的前夕,陈烨在重写策划方案时,猝死。

      

    或许是有命运的庇护,他有了新的机会,新的人生。

      

    “萨麦尔男爵”

      

    ——这就是陈烨的新身份。

      

    原身的脑袋被一头米娅驴踢了,陷入昏迷后就被陈烨夺舍了。

      

    萨麦尔男爵是一名帝国的战斗英雄,一名技艺精湛的炼金术士,曾参与过帝国西部的平定战争,立下巨大功劳。

      

    但正因为他炼金术士的身份,帝国蛮横地对他进行排挤,于是立下汗马功劳的他虽然被封为男爵,却只能来到帝国最危险的北境,得到一块最贫瘠的领地。

      

    帝国遗弃之地,安多切尔。

      

    北方边陲的苦寒之地,“安多切尔”,终日寒冷,树叶常年枯黄,农作物产量低,再北方就是一年中要下足半年雪的雪境,雪境充斥着大量的魔物,它们生性暴虐,时不时会攻击帝国北境的各处边陲领地。

      

    比魔物更可怕的是每年都会袭击北境数次的兽人部落,兽人不事生产,性情野蛮,每年雪境饥荒时就会跑到北地,劫掠一番,造成巨大破坏,有时把一整个地区夷为平地。

      

    贫穷,疾病,死亡,在不落雪却苦寒的北境边陲不断演绎。

      

    天色已晚,陈烨回到书房,女仆点燃了一根根蜡烛,光线照亮整个书房。

      

    陈烨的书房很大,有温暖的壁炉,舒适的床铺,他经常不回房而是在这里直接睡下。

      

    桃发女仆正干练地整理床铺,她的神色无比认真。

      

    在刚穿越时,陈烨身为一个大男人,对少女的尽心服侍感到很不好意思,但时间一久,他就觉得被人照顾,尤其是被美少女照顾真的是令人......无法拒绝。

      

    身为一个正牌的贵族,他不需要做任何的杂事,而身为一名边境领主,他也无需遵守太多的帝国法律,对领地内的绝大部分人掌握着生杀大权。

      

    桃发女仆一直保持着面无表情,眼神平静,在整理完床铺后,女仆举来一个托盘,到陈烨身旁恭顺地弯腰,递上红茶。

      

    女仆的举手投足都无可挑剔。

      

    如果强行想挑一个缺点,大概是她的脸上没有笑容,声音清淡,甚至有一点冷冽。

      

    “大人,红茶。”

      

    陈烨微笑点头,伸手接过红茶道:“谢谢,艾丽莎,你可以先休息了。”

      

    即使穿越成贵族,但他还是会下意识地对帮助自己的人道谢,这是受过教育的现代人本能。

      

    “多补充睡眠,让你的钢板多发育一下。”

      

    即使穿越成贵族,但陈烨还是下意识地会骚起来,这是受过网络熏陶的沙雕网友的本能。

      

    “是,大人。”桃发女仆听了近似于骚扰的话,依然面无表情,她早已习惯主人的古怪作风,只是低下头,退后了几步。

      

    但她在门口站住了,没有和往常一样离开,而是站在原地沉默半响。

      

    陈烨意识到她有话想说,率先开口问道:“怎么了,艾丽莎,你还有事?”

      

    “......”她沉默了半响。

      

    桃发女仆站在门口,她没有遵守礼仪转身,而是背对着陈烨开口:“大人,您还是趁早离开吧。”

      

    陈烨半响不语,用食指搓动自己的拇指,眼睑微微下垂,脸上的表情在昏暗的光线中显得模糊不清。

      

    “离开,去哪里?”他故意问道。

      

    “您知道的。”

      

    “还有几个月,北境就会陷入一片战火,您落到兽人手里一定死无全尸,根据传统,贵族的脑袋都会被兽人斧头砍下来,当做夜壶使用。”

      

    她一边说着一边转过身,用手比划了一下,夜壶,脑袋这么大的。

      

    “身为贵族的您还是趁早离开北境吧,附近的领主都在转移财产,您虽然被驴踢过头,但不至于继续傻下去。”

      

    陈烨非常清楚,在她冷漠的外表下有一颗傲娇的滚烫心。

      

    但现在自己就算想走也已经不可能了。

      

    他笑着说道:“区区钢板女仆还没资格指责我,无论如何,我身为一名荣誉的贵族,是不会离开我的领地的,艾丽莎。”

      

    桃发女仆在门口沉默了,眼神和陈烨对峙了许久,却没有起到作用。

      

    她最后只能转身离开。

      

    “我会把您的床铺从城堡里扔出去的,大人。”

      

    陈烨看着她从门口离开,从桌上拿起红茶,再度轻叹了一口气。

      

    兽人南侵基本每隔几年都会发生,但是在强大的帝国援军面前,兽人们每次都会被击退,甚至可能被反剿老巢。

      

    然而今时不同往日,皇帝的身体每况愈下,帝国内部也愈发混乱,等到皇帝驾崩,帝国的大规模内战真正开始时,不会再援军边境。

      

    兽人大军届时就会南下,彻底毁灭北境,什么也不会留下。

      

    未来,几乎是注定的。

      

    在这里的人们没有希望。

      

    陈烨比任何人都更清楚这一次凛冬的可怖,而就像是艾丽莎所说的一样,他大可以和很多北境的领主一样,离开北境,去富庶温暖的地方度过余生。

      

    虽然帝国的皇室会内战,但大部分贵族都可以保持中立,再不济,根据帝国的传统,身为贵族不会轻易在自家的战争中丧命。

      

    陈烨非常清楚,艾丽莎很希望能和自己远走他乡,然而......他已经走不了了。

      

    他现在使用的躯体,并非常人的肉体,而是一具炼金魔偶。

      

    萨麦尔男爵的炼金术并不简单,其实是一种从上古时代流传下来的秘术。

      

    他可以炼制出和活人百分之九十相似的魔偶,通过把灵魂或者灵魂的一部分投入到魔偶中制造出类似机器人的特殊存在。

      

    炼金魔偶。

      

    据说,上古炼金术士常用这种方式续命,因为就算魔偶损坏,灵魂只要备份过就不会丢失,只要修复或者更换魔偶即可完美重生。

      

    现在,陈烨的身体不是活人之躯,理论上是不老,不死,不会生病。

      

    看似完美的躯体。

      

    然而,事情没有那么简单。

      

    陈烨夺舍了萨麦尔男爵的躯体后,很快发现萨麦尔死亡的真正原因。

      

    原来,藏在地下密室里的炼金法阵,它的提取能量的一环出现了不明错误,导致炼金法阵里的魔力越来越少,而炼金魔偶需要炼金法阵持续提供魔力才能存活。

      

    萨麦尔已经死了,而他也快死了。

      

    “由上万枚符文组成的高级炼金法阵,想重新制作不但要大量财力,也需要几年的时间,我已经没办法迅速重做一个了。”

    他的脸上流露出淡淡的苦涩。

      

    “艾丽莎,抱歉,我无法离开。”

      

    陈烨皱着眉毛,举起茶杯,他鼓起勇气尝试性地喝了一小口红茶,马上浑身一阵哆嗦,又把它放下。

      

    “果然......”

      

    但他宁愿去和兽人搏斗,也没勇气把这个“红茶”喝完,艾丽莎这回没有往里面放奇奇怪怪的东西,比如苔藓和树皮......但她又一次搞混糖和盐。

      

    最可怕的是,她不是故意的。

      

    往常,陈烨会偷偷把茶水倒掉。

      

    但是今天不一样。

      

    他犹豫了半响,还是深吸一口气,猛地把红茶喝完。

      

    “真刺激......”陈烨浑身上下都透着一阵酸爽。

      

    接着,他开始看书。

      

    这本书讲的是英雄救美的老套故事,往常的他并不会觉得有趣,但是在今天,他很认真地把书上的每一页,每一句话都看的仔细,最后,把它小心地放回书柜中。

      

    陈烨的视线扫过书桌,书柜,他把书房里的每一处物品摆放到位。

      

    最后,他来到镜子前把自己的衣服弄得无比整齐,神色平静地躺倒床上,闭上眼睛,心态平和地等待第二次死亡。

      

    是的,魔力耗尽的时间,

      

    就是今天。

      

    他已经给艾丽莎写好了信,明天早上她就会发现它。

      

    “当你看到这封信时,我已经离开了这个世界,再次向死亡之神投怀送抱。”

      

    “首先,请你原谅我几乎每天都会逗弄你的行为,那是因为我深切的无聊和孤独,以及内心深处始终如小孩般的幼稚。”

    “对不起。”

      

    “当我睁开眼的第一刻时,我看到了可怜的你,我刚开始以为是我拯救了你,而后来才发现原来是你拯救了我。”

      

    “虽然我们相遇的时间只有短短的几个月,但是因为你的存在,我即使身在异国他乡也一样感到了幸福和快乐,不再孤独,不再迷惘。”

      

    “帝国即将爆发内战,中部并不安全,而东方的海之王国也蠢蠢欲动,海神甚至亲自下达了侵略陆地的神谕,南部突然出现的‘天空之环’暂时意图不明,但魔法师这种东西,大多应该没有什么好心。”

      

    “所以带上我的财产和盖德老爷子一起前往西方吧,精灵战争结束后,西方的城市在逐渐变得繁荣,那里会是一个很好的新归宿。”

      

    “艾丽莎,请你在新的城市开始新的生活。”

    “如果想哭就趁现在吧,明天,你还需要保持坚强。”

      

    “艾丽莎......谢谢。”

      

    陈烨知道她虽然一贯面无表情,语气冷淡,但其实有一颗温暖的心,她在明天可能会痛哭到昏厥过去,而在最后,坚强的她依然会继续走下去。

      

    而自己的路途已经再一次来到终点。

      

    永别了,这个世界,我和你相遇短短数月,但我已经领略了你的风采,如果还有机会,我真的还想留在这个世界。

      

    艾丽莎,你是我穿越后第一个遇到的人,如果还有时间,我真的想多陪陪你。

    永别了。

      

    陈烨神色安详地躺在床上,回忆过往的时光,突然,一种难以言喻的窒息感涌上来,陈烨仿佛一个溺水已深的濒死者,承受着巨大的痛苦,身体在不断的颤抖。

      

    躯体里的符文回路正逐渐冷却,陈烨觉得浑身剧痛,愈发感觉不到躯体的存在,有一种强烈的不真实感。

      

    他竭力让自己挣扎的不明显,否则艾丽莎看到他死的很痛苦时,会更加伤心。

      

    幸好这种折磨的情况没有持续太久,一分钟后,炼金躯体内的魔力彻底耗尽。

      

    于是,他终于从痛苦和折磨中解脱了,又一次体会到前世就品味过的那种彻骨的冰冷,绝望的死寂。

      

    这种感觉名为死亡。

    讨论区 (共70 条)

    颜文字
    0/1000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