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诡境主宰》

作者:咸鱼咸鱼仙

简介:蒸汽朋克、魔法秘术、月份正神、诡境恩赐,这是新世界的关键词。

时间已经匆匆来到了第十八纪元的末尾,岁月史诗翻到了最后一页。

浓雾笼罩的天空下,穿越者睁开了迷茫的双眼。

世界树尚且幼小,蒸汽工业根植于错综复杂的三大王国;

双生恶魔来到人间,在阴影与低语声中,充满恶意的窥视着世界;

不死人潜藏于都市,仰望灰雾笼罩的天空,叹息无辜者的枉命;

真实的幻影端坐在帷幕之后,静待最终之日的来临;

异乡人仰望双月,天使和邪物在天空共舞;

英雄手提圣剑,哀叹终将到来的灾祸;

无冕之王藏身阴影,暗自操纵世界的变局;

午夜的钟声敲响,猫咪窜上黑袍者的肩膀,前方,是未知的前路。

书籍类型:西方奇幻

某校研究僧,因为看的小说太多,找不到自己喜欢的作品,因此踏入了小说写作的“深坑”。原本计划的笔名是“咸鱼仙人”,可惜被人占用,因此取笔名为“咸鱼咸鱼仙”。已有作品《我在秩序边缘当调查员》《诡境主宰》,累计创作两年半从未有断更记录。

本名詹金,遥远地球的异乡来客,十八纪元唯一的命运之子,幼猫巧克力的饲主。于通用历1865年夏季成为詹金斯·威廉姆特后,作为古董店学徒兼职作家,活跃于蒸汽工业大爆炸的十八纪末尾,穿梭于变革中的蒸汽都市,寻求世界的真相,找寻成神的秘密。在与诡异之物的周旋中,破解历史的谜题,解开纪元末大灾变的真相。

“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个标准意义的好人,但我从不伤害任何的无辜者。”

通用历1865年夏末的夜晚被詹金斯捡到后,带回家饲养的黑白色可爱幼猫,因为服用了动物灵智启示药剂,因此具有一定的智慧,并拥有隐身、变换毛色等弱小的能力。不会被詹金斯以外的任何人触碰,红蓝双月的光芒从不照耀在身上。疑似来自过去时空的可怕生物,具有不弱于亚空间封印物的强大实力,贪食且顽皮的同时,乐于在各种重要的时刻保护饲主詹金斯。

“喵~”

赫纱伯爵之女,看似普通的贵族小姐,其实是活动于诺兰地区的“恩赐者”,化名“百灵小姐”,信仰音乐之神,以音乐类力量作为能力体系核心。寻求力量保护自己,出没于蒸汽都市的隐秘角落,在与朋友的秘密聚会中偶遇命运之子,宿命的纠缠中,强大自己的心灵,帮助命运之子夺得最终的胜利。

“詹金斯 , 我不在意你正在想什么 , 我只想知道 , 你的心中究竟有几轮圆月?”...

菲迪克特利王国海军总司令米海尔侯爵之女,普通的贵族千金,向往神秘世界,并大胆的追寻超凡力量。在恐怖故事、通灵游戏和闹鬼庄园中,逐渐认识到世界的诡异和危险,并最终接受自己没有天赋的事实。詹金斯与海瑟薇的好友,陷于复杂的感情问题中挣扎,并在最后认识到自己的内心。

“父亲给了我两条路,两条通往不同结局的路。好在,我可以全部都要。”

贤者教会在诺兰大教区的普通半文职人员,开设“老爹古董店”,替教会收集流落在普通人手中的危险物品。于十八纪通用历1865年夏,收下詹金斯作为第四位学徒。虽然年老但身体格外的健康,实际年龄似乎远大于外表年龄。与教会中地位不同的各色人物都相当熟悉,学识渊博,能力强大,有着不为人知的过去,不知所踪的另外三名学徒,也有着各不相同的故事。

“詹金斯,没事的时候不要到处乱跑,你的读书笔记写完了吗?”

拥有众神的世界中,极为罕见的无信者,以追寻数学的奥秘作为人生的目标,实力非常强大的恩赐者,以计算万事万物作为自己的能力体系。哈姆帕沃王国小公主的家庭教师,借用王室的力量追寻禁忌的知识。通用历1865年冬季,与詹金斯在诺兰市外疗养医院相识后,见识了异世界的数学知识,明晰了自身的追求,发现了不一样的道路。

“我曾经以为数学能够计算万事万物,遇到詹金斯后我发现,自己果然是对的。”

北国哈姆帕沃王国的公主,斯图亚特王室这一代中唯一的恩赐者,冰雪能力的使用人,常驻大陆北部王都鲁恩市。通用历1865年夏,因为女仆茱莉亚错误的邮寄了笔友回信,而结识了远在大陆西海岸诺兰市的詹金斯,作为命运之子的协助者,自身也逐渐掌握了国家的权力核心。

“星海中闪烁着的星辰,是来自星界的奥秘。詹金斯,那么你的奥秘是什么呢?”

第一章

詹金一脸茫然的表情,只是肝个狗粮而已,这就穿越了?

“小子,到赌运气的时候了。”

红蓝双月下,满脸胡渣的中年男人一边在破旧的红砖墙旁“壁咚”着满脸汗水的詹金斯·威廉姆特,一边低声怒吼着。二人脚下是一根暗铜色、滋滋漏气的蒸汽管道,也不知道谁会额外支付这些蒸汽的便士。

年轻人依然是一脸的茫然,这种表情巴纳德上次见,还是教团派来的教士给大家补习文化课的时候。

无奈,男人只能恶狠狠的再次重复道:

“小子,我再给你说一遍,后面的那个怪物已经追上来了,我们现在只能进入【诡境】来赌运气。但你要知道并不是谁都能进入【诡境】的,拥有超凡潜质的人才可以,所以你要赌命了!”

“算了。”

见眼前的年轻人依然一脸茫然,巴纳德后退一步,转身看向小巷尽头逐渐逼近的黑影。

“记住,小子,如果一会儿你死了,【黑夜与隐秘教会】会给你的家人一定的补偿;如果你没死,还能幸运的成为我们的同伴,那就恭喜你真正接触到世界的真面目。我不知道你信仰的是哪一位正神,但最后祈祷一次吧。”

“他是黑夜与隐秘教会的人,信仰正神【无光之月】?”

这些信息莫名的跳到詹金脑海中。

而另一边,中年男人猛的拽住詹金斯的胳膊向着墙的方向撞去。在最后的余光中,詹金,不,根据继承到的记忆,应该叫做詹金斯。詹金斯看到,在小巷的拐角处,一只两层楼高,长着密密麻麻吸盘触手的章鱼正试图将身体挤进来。

那只长着脏绿色吸盘的章鱼似乎没有眼睛,小巷中肮脏的垃圾和污水已经将它的部分触手污染。但仅仅是看了一眼那个形象,詹金斯就有了一种脑袋将要爆炸的错觉。

“该死这是什么?异界版克苏鲁?”

仿佛穿过了一层薄薄的水膜,无法形容的耀眼白光在眼前闪烁着。一切尘埃落定后,詹金斯喘着粗气跪在满是浮尘的大理石地板上,一边的中年男人则满脸庆幸的看向前方。

在那段仿佛是瞬间,但又好像是永久的白光通道中,詹金斯终于理清了现在的情况。

詹金斯·威廉姆特,家住诺兰市塞宾区女贞路,威廉姆特家的第二个儿子。

今天是个不错的日子,詹金斯像往日一样在街上闲逛到夜晚。正准备回家挨骂的时候,忽然就被从地下冒出来的怪物袭击了。一边大声祈祷【传承贤者】保佑,一边疯狂的逃命中的他碰到了巴纳德先生,虽然后者能用“奇怪的光束”让怪物停下片刻,但二人还是被堵在了一条小巷中。

根据詹金取得的回忆,真正的詹金斯的死因,是亲眼目睹了藏在怪物触手丛中的一双黑漆漆的眼睛。而现在的詹金斯回忆起在记忆中残留极少的画面,灵魂仿佛也在隐隐作痛。

回忆就到这里了,詹金斯立刻又被眼前出现的三个光点和三个气泡吸引了注意力。

“你看到了吗?那些光点。”

一旁的中年男人迟疑的问道,詹金斯点点头。

“那就好,恭喜你了,小子,世界的真相就要向你展露。放心,这不是什么可怖的巫术,这是教会承认的超自然力量,只不过你要去报备一下。”

说着这些,他将依然坐在大理石地板上的詹金斯扶了起来,后者这才发现,两人“钻进”墙壁后似乎是进入了别的空间,现在正处在一个破旧肮脏的房间内。

这应该是一间普通民居的餐厅,圆形饭桌上昏暗的蜡烛勉强照亮了室内。詹金斯能够看到两人身后被短木板钉死的门窗,以及正对着门的那个缺了一角的破损碗橱。

很久没人来过这里了,仅仅是一个起身的小动作,就能扬起不少的灰尘。詹金斯自己穿着的黑色牛皮靴和巴纳德脚上的那双皮鞋转眼间就变了颜色。

这里的面积不算很大,最吸引人的,则是圆桌旁的一个身着黑袍的身影。

“时间不多,我简单的给你介绍一下,你不要插嘴。”

巴纳德紧张的看着那道黑色的身影,咽了口唾沫,语速飞快,也不管詹金斯究竟有没有听清楚。

“这个世界真的存在故事里那些超自然的力量,就是你母亲可能给你讲的那些睡前故事,这一点你现在不需要怀疑了。每一个能够觉醒力量的幸运儿,在觉醒初期都能看到两个【世界恩赐】,对,就是你面前的两个光点。”

一,二,三......

大概是这个世界没有三这个数字吧?

詹金斯这么想着,其实只是通过这种幼稚的行为来去除自己的紧张感。绝对不是错觉,圆桌旁一直没有动作的黑袍人似乎正在看着自己。

“这两个光点是你超凡之路的初始,现在告诉我它们是什么颜色的?”

詹金斯面前三个黄豆粒大小的光点静止不动,一白一绿一紫,他不知道这代表着什么意思,但按照一般的规律,紫色的应该珍贵一些。

“白和绿。”

他这么说道,同时坦荡的看向巴纳德的眼睛,毕竟他没有说谎,这确实是他“眼前两个光点”的颜色。

“运气不错。”

巴纳德点点头,再次转头紧张的看了一眼黑袍人,用更加快的语速说道:“集中精神触碰那两个光点,你会得到两个能力。其中一个是你的灵魂最深处特质的结晶,也就是那枚绿色的光点。白色的是世界的恩赐,每一个人最初觉醒的人都有。”

“颜色有什么意义?”

詹金斯快速的询问。

“颜色代表类型,白色是基础,绿色是生命。好了,这些出去再说,快一点。”

此时狭窄空间中的气氛确实有些不对,黑袍人就算一动不动,也能给两人巨大的压力。而且随着时间的流逝,这样的压力已经快追上詹金斯记忆中所见的巨大章鱼怪了。

他按照巴纳德的指示,皱着眉头看向光点,但却没有用。犹豫了一下,按照穿越前所知的“精神暗示”和“自我催眠”的小知识,他伸手点在了太阳穴上,同时暗示自己“我在发动超能力。”

讨论区(共98条) 默认排序 按赞同数

0/1000 发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