走进了这个昏暗改造房间,心里的不安再次油然而生,不是这些像恐怖电影里一样的改造房间,也不是是不是从隔壁房间发出的惨叫声,更不是我面前这个穿着防化服满脸慈祥的大叔,而是在我面前这即将要把我进行改造的类似于大型马福林容器的罐子,里面还有许多机械化的无痛针头。
我随着大叔的指示一步步走向这个容器,脚底下的丝丝凉风似乎是要告诉我接下来所发生的事情,我因为走的是不锈钢地板这份冰凉就更加猖狂了。感受到现在的自己是有多么孤独,多么的无助。
我只是一个普通的高中生啊.....厄运就像放过其他人一样放过我吧....求你了啊。
踏进容器中,他告诉我只要不嫌麻烦就可以不用脱衣服,我也不想脱衣服所以就把衣服留在了身上,把无痛针头的接口和氧气接口按照他的指示纷纷连接到身体的不同地方,把玻璃质的门关起来,然后他在外面对我竖起了一个大拇指露出了爽朗的笑容,来表扬我的勇敢。
到了这里还能退缩吗?我不断的问自己,这种紧迫感是真的前所未有的,胸口就像被一块大石头压住了一样。
突然间,机械运转的声音,从容器底部不断的渗出荧绿色的液体,逐渐没过小腿.....大腿.....
恐惧比刚才还提示了数倍!根本不是一个档次的!但是到了这里已经不能再回头了!硬撑也给我撑过去啊......
意识失去·
(本站郑重提醒: 本故事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切勿模仿。)